百色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龙域战神 第856章 云系(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1:00 编辑:笔名

龙域战神 第856章 云系(下)

第820章云系(下)

继而,散乱在芦苇丛里的一道道粉碎的冰雕,相继站了起来,重新凝聚完整,并变成一道道风灵幻影,皆提着风一柄大剑。..(閱讀最新章節首发.)

蜥蜴人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惊恐的神色,呐呐说道:“风灵?”

九大灵系中,灵系是相生相克的,冰可以克水,而风又是唯一可以克制冰的!

“孤略寡闻的家伙,你以为我只是水系?”

这时,站立在蜥蜴人面前的小白幻影,沉声说道:“我可是九大灵之外的云系!”

云系是一种双系,由水灵和风灵构成,不算是大系。也就是说,小白拥有风水双灵源!

也只有风雨,才能构成云,故而,他之前才被称为云修罗。

说罢,一道道风灵幻影从芦苇丛中站起,数量足有百余之外,遍布十万丈的冰封大地。随后,它们纷纷跃起,齐声喝道:“百影疾风斩!!!”

“唰!唰!唰!唰!唰!唰!唰……”

电光火石间,一道道白色疾影,蜂拥而起,围绕着蜥蜴人的身影,疯狂地斩击着。

所有幻影与剑芒,直接形成一层千丈疾风层,笼罩芦苇丛中。

片刻功夫,巨大的屏障中,已然诞生数亿万道疾斩,整座战场都被笼罩在剑影中,遭受凌迟的肆虐。

终于,在疾风骤雨的攻击之后,疾风罩子消散了。

一株株芦苇,幽然溃散成冰烟粉末,飘飞在寒风中。所有疾风幻影都消失了。只有一道血淋淋的身影,摇摇晃晃地站立在最中间的位置。

此时,蜥蜴人浑身上下,没有一枚鳞片,完全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显得异常惨烈。

弥漫的烟尘中,走来一道白色身影,小白提着大剑,平静地走了过来。

“既然,你身怀风灵,为何要掩饰?”蜥蜴人沙哑地说道:“早点使用,你岂不是更占优势?”

“你修为比我高,过早亮出杀手锏,只会令你更加提防。”小白摇了摇头,伸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老大说过,对于愚蠢的蛮兽,必先将其激怒,乱了其阵脚,才能设下圈套。战斗,是需要脑子的。”

“吼!!!!”

倏地,蜥蜴人仰天发出一道咆哮声,身体陡地膨胀起来,转眼之间,它的身体就变得如楼宇般巨大,体貌狰狞,完全就是一头血腥的、站立的巨蜥!

小白顿时收敛身上的一切水灵气息,取而代之的一道道升腾而起、犹如银色火焰的风灵。他横剑于胸前,沉声说道:“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最凌厉的风灵招术!”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猛地察觉到背后,有一股更强劲、更恐怖的冰灵气息袭来。

“嗖!!”

一道寒潮诡异袭来,他大惊失色,猛地飞跃而起,然后,他踉跄地翻滚在空气中。

不过是眨眼时间,他的整条手臂与手中的大剑,就被寒冰凝固住了。这令他震惊不已,要知道,风灵可以腐蚀冰灵,冰灵是无法冻结风灵的。除非,有更玄妙的冰灵招术!

果不其然,从南方飞驰而来的一道疾影,正是浑身焦黑、拖着龙骨棍的龙牙!

他也参与进来了!

“兄长失败了?”小白惊骇地暗想到。

不过,龙牙刚飞冲而过,天穹上的阴云中,就洞开一道烈焰窟窿。紧接着,蜥蜴人的脚下,飞窜出一道道由熔岩凝聚而成的烈焰锁链,它们在一瞬间,将蜥蜴人的巨大的躯体,缠绕、束缚起来,并疯狂地焚烧着它的身体。

随后,天穹上的烈焰窟窿中,坠落下一道矫捷的烈焰身影。离火抱着一根三丈长的火刺,直接坠落到狂暴挣扎的蜥蜴人的头顶,然后扬起火刺,企图一击穿透它的头颅。

“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惊恐的怒吼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龙牙悬立在空中,一手持着龙骨棍,一手伸向离火,惊恐的盯着他。他的胸口位置,有一道焦黑的火痕,依旧在流着鲜血,整个身体就像一棍烧火棍,黑焦得一塌糊涂。

随后,他从怀中取出一颗火龙珠,握在手中,颓然地说道:“我们败了。”

小白不由松了口气,扭头盯着离火。

可是,离火眼中依旧弥漫着杀气,他脚下楼宇高的蜥蜴人,也被吓得不敢动弹了,傻傻地杵在原地,任由烈焰锁链将它焚烧得皮开肉绽。

“对你们来说,它的命远没有这颗火龙珠重要,如果这颗珠子碎了,叶青城永远也进不了龙魂殿!”龙牙说道:“如果

,你肯放过它,我们将绝不再与你们为敌,这颗珠子也是你们的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离火冷冷地喝道。

“叶青城是怎么对你们的?”龙牙显露出他的傲骨,凛然地说道:“我是要成为兽王的人,绝不会让自己的盟兽死在面前!”

离火盯着他的眼睛,这家伙虽然狂妄、傲慢,但至少是一名堂堂正正的驯兽师。

“你们不可能只有一颗火龙珠。”离火说道。

“剩下的六颗,在代宿身上。”龙牙紧张地盯着离火,道:“你们杀了他之后,自然可以从他身上夺得。”

“你允许我们杀他?”离火反问道。

“败都败了,还有什么资格干预你们的决定?”龙牙说道:“我和他不是一伙的,只要蜥蜴兄不死,咱们就相安无事。如果,你执意杀他,咱们就只能玉石共焚了。”

离火犹豫片刻,手中抱着的火刺,幽然溃散。随后,他飞身坠落到龙牙面前。

龙牙果断地将火龙珠,丢给离火,然后,他伸出手指着自己胸口上的血拳印,道:“你是第一个我没有驯伏的家伙,也是第一个在身上留下疤痕的凶兽,将来,我还会找机会去拜访你们!”

离火接过火龙珠,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与小白一起,向西南方位飞窜而去。

“啪!啪!啪!啪!”

一道道火焰锁链,遭冻结之后,然后被蜥蜴人悉数崩断。龙牙拿着龙骨棍,颓然地坐到蜥蜴人的脑袋上,向西南方位望去。

“我们怎么办?”蜥蜴人顶着龙牙,沉哑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看戏呗!”龙牙失落地叹息道:“没想到,刚离开极寒之地,就遇到这么强的对手,碰壁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你甘心这样放弃?”蜥蜴人说道:“没有我们,代宿就是再强,也是死路一条。”

“难道,你想让我变成一个出尔反尔的人?”龙牙反问道。

蜥蜴人沉思片刻,道:“那咱们还是看戏吧。”

…………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乐山治疗盆腔炎医院
无锡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乐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