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二十五章 黑巫的死咒 加一千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5:05 编辑:笔名

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二十五章 黑巫的死咒 加一千

两个人之间的比拼在装备不敌之下宣告结束。

苏菲娅看着晕倒在地的艾贝尔,很是不理解她的选择,不过是靠着一件装备而已,有必要这么火急火燎的就向自己来炫耀么?

“你肯定没有姐姐妹妹

。”苏没好气的开口。

她还、真的没有。

她的父母都是晚婚晚育的大龄青年,能把她生下来就不容易了,怎么可能还给她一个弟弟妹妹。

“所以呢?”

“所以,她肯定早就求助外租家想方设法得到一件魔能戒指。”

“让我想想,按照时间推算的话,恐怕就是你上次发病把她揍了一顿的时候。”

听完苏的话,她也真的是无语了。

看着像一个木头人被定住了的艾贝尔,还在死死的站在道路中央,苏菲娅伸出一个手指,把她推到了。

呼,觉得好痛快。

“你应该把她脱光了绑在树上,让她一天都得在树上,被太阳晒,被虫子咬,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还得心惊胆战的怕被被人发现——”

苏的话说起来又急又快,听得出说到后来自己都已经有些兴奋了。

“但只能硬生生她等到晚上没有人路过的时候,才能光着身子下来。”

她哈哈笑了一会儿,才接着开口:“这样才解气好不好?!”

“你拿根手指推一下她算得上什么?!”

“你的手指我还不知道么,瘦的跟细条条差不多,能有多大劲!”

好吧。

不理会苏的嘲笑鄙夷,苏菲娅默默的把艾贝尔拖到一个阴凉地方后,送杰森出去。

看着杰森欲言又止的模样,苏菲娅不耐烦的转身走回了古堡。

又不是她喜欢他,谁愿意一直被人误会。

“艾贝尔还有外祖家么?”

她没有忽略苏刚才的话。

“有啊,怎么没有?”

“她直到七八岁才回到卡德尔家,之前都一直住在她的外祖那里。”

“那你呢?”

“城堡里好像没有一个主事的女人存在。”

苏略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世了。”

“自那之后,父亲就再没有领回来过女人,倒是每隔几年给我带回来一个妹妹。”

原来是这样。

说话间,苏菲娅已经回到了会议厅前的小客厅里,继续翻着书,等着父亲和里德尔男爵之间的谈话结束。

似乎不久之后,这里就会发生战争。

想到这里的她,书上的字怎么也看不进去。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以为拥有斗气之后,她最起码可以自保,可艾贝尔一个根本还没有入学的人,借用一件装备,就让自己只能乖乖任人摆布。

那,真正的巫师该有多么恐怖?

似乎凯文就是一位正式巫师。

可惜她没有这两个人的联系方式。

“你可以找哥哥啊。”

“不就是想成为巫师么。”

“如果父亲这里行不通的话,你可以让哥哥想办法。”

苏永远都是一副什么都不需要她烦恼、担心的样子。

被宠着长大的孩子,似乎永远都会无忧无虑。

“而且,父亲这里未尝就会行不通。”

“我之前是自己不想去学习,既然你不怕辛苦,你就直接去向父亲提出要求就好了。”

“说不定,父亲反而会很高兴。”

苏的建议让她有些犹豫。

她不同于苏,除去相处的这段时间外,男爵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所以,很难理所当然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苏不明白,她觉得那就是对自己有求必应的父亲,所以不理解为什么苏菲娅会在这里犹豫半天。

两个人有着不同的做法,但还好的是,都能够听取别人的意见。

“我去试试看。”

苏菲娅起身,她听到里德尔男爵告辞的声音,想来谈话已经结束了。

……

“父亲。”

苏菲娅看着那个一进门就递给自己一杯果汁的男人。

“我想成为一名巫师。”

就连她自己也很惊讶,话到嘴边,反而很轻易就说了出来。

不理会苏在脑海中打趣,她很认真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阿道夫男爵没有立马答应苏菲娅的请求,而是抚摸着他那把重刀,喃喃说道:“一转眼,那个只知道硬扯着我的腿脚,不让我离开的小女孩就长这么大了。”

“当年,也是在这里,同样的地方,安东尼奥跟我说了一样的话。”

“巫师,真的就那么好么?”

“让你们一个个,都奋不顾身的想要进入那个旋涡。”

男爵在仔细的检查着那把刀,锋利的刀刃折射出摄人的寒光

“哥哥也说过想要当巫师么?他不是最想成为大剑士的么?!”苏也从来没有听过男爵说的这些。

如果是苏,恐怕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追问了。

可苏菲娅没有。

她静静的等待着。

她感觉到,男爵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故事总得静下心,才能听到原委。

而耐心,她从来都不缺。

时间在滴滴答答的走过,男爵的刀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

结界。

“无论是什么地方,总是缺少不了想要偷听的人。”

“苏菲娅,我问你,你真的想要成为巫师么?”

“哪怕,你可能随时都有丧失生命的危险?”

“你可能失去成为一个纯粹人类的资格?”

“你会变的自己都不敢相信那就是你。”

男爵的提问,明明每一句都缓慢异常,极为平静,但却仿若穿透了夏季的炎热,莫名的让苏菲娅心中一寒。

她看到男爵随手一划,四周隐隐自成一处的空间,哪里还不明白男爵也不像他看起来那样简单。

“可就算不成为巫师,难道每个人就会永远都保持自己最开始的样子么?”

“人,每时每刻不都是在变化的么?”

“对于能够保持自己初心的人来说,成不成为巫师,都不是改变的关键。”

“同样,如果本身就不坚定,那他即使甘于平凡,也会随时随刻都在感受到煎熬。”

“父亲,我想成为巫师。”

“我想以后可以到处看看。”

“我想拥有父亲那样的力量。”

“我想成为一个强者。”

男爵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随和,他的嘴角甚至都能透过茂密的络腮胡展出一个笑容,但眼神却是并未放松的凝重。

“我亲爱的孩子,你身上有着诅咒。”

“你可能会活不过十三岁。”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对苏菲娅时多大的冲击!

她脑海中的苏也骤然不再说话。

诅咒?

活不过十三岁?

如果把原主的这种情况带入进去,现在的她,只能作为一个灵魂寄居在原来的身体当中,这算不算就是一种死亡?

男爵的话还没有结束。

“当初你的母亲因为生你的时候难产去世。”

“但其实,那并不是难产。”

“那是受到了黒巫的死咒。”

“你的母亲,在生你之前,确切的来说灵魂已经湮灭了。”

阿道夫男爵的脸上满是怀念,看向苏菲娅的时候,慈爱非常。

他的声音温和的像是在品一杯往日的茶。

“你和你的母亲长的很是相像。”

“不过她可没有你活泼,你的母亲看起来要更单薄,柔弱。”男爵说到这里,神色顿了顿,“倒是和你现在捧着书的样子有八九分相似。”

现在么?

苏菲娅眉间微皱。

“父亲,”她看向男爵,忍不住开口提问,“您为什么会对巫师的事情这么了解?”

“母亲去世的事情——”

“跟您有关系么?”

少女的神色原本柔和散淡,但发问之间,却显出微微的犀利。

她没有办法不问清楚,这中间,还关联着其他的事情。

卡德尔家族,到底是什么来历?

为什么原主的哥哥安东尼奥,也曾经在这里提出想要成为一个巫师?

到底是什么样的诅咒,才会让苏的母亲去世,让男爵会认为自己的女儿活不过十三岁?

或者,更重要的是,苏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跟当初所中的诅咒有关?!

只是最关心的那个问题,偏偏却不能大大方方的问出来。只能靠着对过去事情的了解,做出一个大概的猜测。

“巫师。”

“呵呵,我之所以会对巫师的事情这么了解——”男爵的脸上有着隐忍的神色,“因外我之前就是一名巫师啊。”

“卡德尔,本来就是一个巫师家族啊。”

“不只是我,你的爷爷,你的祖父,你的母亲,原本都是一名巫师啊。”

“我们是见证了巫师历史的家族,战巫,卡德尔。”

战巫?

苏菲娅震惊的看向男爵

果然,每一个外来家族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么?

男爵的身躯挺得笔直,眼中流露的是无上的荣光,

所谓的巫师,经过历史的沉淀,分为四个派系:战巫,灵巫,药巫,和最广为人知,臭名昭著的黒巫。

而卡德尔家族,则是战巫中的一员。

身为巫师的他们,没有放弃对自身肉体的探索,反而利用巫师世界的秘术不断开发着自身的潜力,破除巫师肉体孱弱不堪一击的弱点,成为巫师当中的近战杀手。

他们是巫师,他们也是战士!

他们是巫师征伐异界的一把利刃!

他们致力于让肉体和灵魂实现平衡转化,见证真实,突破极限!

而苏卡德尔一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重庆治疗男科费用
临汾治疗卵巢炎方法
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重庆治疗男科医院
临汾治疗卵巢炎费用